主页 > 明星 >

南都娱乐周刊专访:韦家辉,港片原创先锋

编辑:凯恩/2018-09-18 12:20

  南都娱乐:当年《大时代》据说删减了,公司有没有给你压力?

  韦家辉:没有后悔,我很庆幸我是这样的。

  韦家辉:你看银河映像一开始也挺偏锋的,但经过了几部之后,发觉路难行,然后有些声音告诉你,你离市场远了。我自己也多坚持过一两年,然后因缘际会到了中国星、一百年电影开始投资电影,老板向华胜先生很喜欢我们,但他跟我们讲明,上市公司拍戏是要商业一点,我们也同意是时候贴近观众。于是回头拍《暗战》、《孤男寡女》,《孤男寡女》时的票房是真正开始成熟了。

  商业VS个性

  韦家辉:我想应该是希望做一些不同的东西,或者本来你这人就有点怪怪的,想的东西又有些不同(笑)。但以前《新扎师兄》或者《流氓大亨》,到了一些煽情的时候,我会比别人更极端些。到了《义不容情》的时候,也是电视剧表现的一种方法而已,可能有些东西写得极端一点。真正有多么不同,可能是《大时代》,有一点疯了的感觉,包括忘记了一些尺度,忘记了TVB是一个大台,有一些守则,开始比较任性地去做创作,释放一些东西出来。

  南都娱乐:你后来单飞了三年,是困难还是自由一点?

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香港经济如日中天,港片时装剧也正当其时。韦家辉19岁进入TVB做编剧,24岁升任创意总监。27岁刚开始做监制时,一部《义不容情》就使他名声大振。30岁那年,又有了更轰动的《大时代》。他的电视生涯,顺风顺水,早熟早慧,二十出头就写尽人性,琢磨宿命。后期从TVB去了亚视,还拍过“文革”题材的《还看今朝》,在当时港剧中前所未有。韦家辉不走寻常路的作风,从起步就奠定了。

  “《大时代》写疯了,我很庆幸我是这样的”

  南都娱乐:你有没有后悔?

  韦家辉:如果大家一起上前线的话,其实不是很需要。很多时候是错开时间的,比如我剪完这个片,他又剪一个版本,我可能也在做下一部戏的前期工作。每部戏我们都去看景,但一定我是先去,过滤了一些景,剩下可以放到戏里的景,然后他第二轮再去看。有些人合作是一起去看景的,但这样就没有意义了。我们的工作模式就是这样,说复杂也不会很复杂,只不过效率要很高。

  创作人,最紧要“化”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出身TVB的韦家辉,写过拍过诸多脍炙人口的剧集,所谓卖座方程式,在他心中早已滚瓜烂熟。投身电影圈后,他一心要拍前卫大胆的电影,但理想很快遭遇生存问题,于是就变成了“任性”。他和杜琪峰商量“两条腿走路”,推出了《孤男寡女》、《瘦身男女》、《呖咕呖咕新年财》等银河映像史上票房最好的几部商业片。2004年单飞后,杜琪峰去拍自己最感兴趣的黑帮片,他则继续拍贺岁喜剧,延续了为生存而商业的策略。“到了某个阶段,我发现两者都可以并存,一点都不委屈。”韦家辉如是说。

  南都娱乐:什么时候开始想多照顾票房?

  韦家辉:这部戏最后的票房是满意的,事实上大家都告诉你没有不成功。只是有周润发的戏当时不应该收二三千万,当时收两千多万票房—其实就是不成功的了。你会有一点疑虑。那年周润发拍了我们的《和平饭店》,也拍了部《赌神2》,后者票房多很多,好像是五千多万,同一个周润发!当时你会问很多问题,市场是不是这样的?如果留在这个圈里会怎么样呢?你会想一想这个东西。

  电影之路

  上搜狐微博 与明星对话

  南都娱乐:做监制时才二十多岁,戏里复杂的人性,无论意念还是桥段,你灵感的来源是什么?

  韦家辉:自由是肯定自由一点,但我自己一个人拍戏的时候,拍到一半会感觉很累。很多时候我拍的可能是贺岁片,一定要赶档期,没法停。你在现场拍完,又要回去做创作,又要准备宣传,可能一天只有一个半小时睡觉。拍到最后,你会发现人的体能耗尽。所以有时我想,如果他也在,可能我就能睡四个小时了。这是我发现最困扰的地方。

  “我自己更喜欢风格化的东西,但这很多时候会离观众比较远”

  “改做电影是因为周润发,杜琪峰更像慈母”

  韦家辉:是的。坦白说,我自己更喜欢风格化的东西,但这很多时候会离观众比较远。或者有时观众也会喜欢,但不是眼前,可能是五年之后,忽然有一批人告诉你,很喜欢你那时候的电影,但你一定离开当时的观众很远,没办法生存。有时需要跟观众同步,拍观众会喜欢的电影,(以便)认清你在这一行的地位,(获得)这个参赛权,我觉得一定是两条腿走路。

  韦家辉:很多时候是这样,创作上我有个意念,有时是老板说我们要做一个什么片子。每个项目开始了,我会回去想一些东西,就一个起步点和他先沟通,等他也有了感觉,他就去发展。现在因为要送审,很多时候我先想了送审的剧本,审批全通过了,老板已经知道了,也找到了主要演员,大家有一个凤凰娱乐(fh03.cc)概念之后,就开始去拍。我会看演员怎么拍,然后对照了(剧本)再作变化,变成新的剧本让他们现场做,他也变了一些东西出来,这样互相演变。

  南都娱乐:1999年拍《孤男寡女》前夕,有没有一种妥协心态?

  南都娱乐:1995年出来做电影,是因为电视已经没有挑战,还是向来有电影情结?

  南都娱乐:外人看来很费解,大多数时候负责编剧的你,和经常改剧本的杜Sir,彼此怎么配合?

  韦家辉:坦白说,当时走出来,眼前的原因一定是因为周润发了,他叫我出去拍《和平饭店》,这是一个很强的诱因。但回望(深层原因),你会发现有的东西是不会变的,像婚姻,我的老婆,我的朋友,但环境我喜欢变,我喜欢变了磁场,到一个不熟悉的环境做事,我觉得是一个能量。太熟悉的话,如果我到现在一直留在TVB……一定有些东西不同的,人也一定会不同。

  南都娱乐:有说法是团队里杜Sir和你,一个是爸爸一个是妈妈,你认同吗?

  前几年看完《大只佬》,我跟大多数人一样,天天念叨“万般带不走,唯有业随身”。因果宿命神马的,总让人心有戚戚。如今韦家辉做电影十六年,却已很少看电影,搞创作三十年,也早已不以生育自况,包括风格从狂放到收敛,他说都是自然而然,到了某阶段使然。很多人迷韦家辉,不是他身上有传奇,而是他心中有洞天,但这一次聊天,我好像还听到了“无”。49岁的他心态上的和谐自然,或者应该说是“化”。过去的千斤被如今的四两拨开,现实与梦想之间莫须有的抵触,有如梵天一梦。他不在故事里,但他创造了这个故事,待大梦方觉,一切又遁入无形。“化”完之后的韦家辉又会怎样?很期待。

  TVB时装剧辉煌

  在众多看着香港电视剧长大的人心中,韦家辉三个字约等于神。相形之下,“金牌监制”、“鬼才编剧”都平淡了,他是港剧港片之魂。

  韦家辉:其实播出前没有压力,播出后被投诉了,就有凤凰彩票(fh03.cc)一点点。那时候限制不大,我已经在香港电视界成名了,而且当时跟隔壁台“打仗”,老板会放手让你去做。我们在七点线播出的时候,已经投诉多得不得了,好像罚了钱,后来搬去了九点线(播)。公司没办法,要剪一些东西,我尽量跟两位总经理争取,很傻劲地希望保留原汁原味给观众看。我觉得《大时代》是我后来做电影的一个基础,你当那是一个baby,他生出来的性格真的很犟,你要想办法去保护它。但反过来看,其实你已经做电视很多年,拍一部这样的戏出来,其实是可以被炒的,你全忘了电视守则。但当时就是一股蛮劲一头钻进去,就要这么创作,其实稍微冷静一点都不会这么做。

  韦家辉:呵呵,我也认同的。爸爸和妈妈的分工现在没那么明确了,但传统来说是严父慈母。其实我跟他是相反的,可能他比我更像慈母,他会热心一点。有时我未必会骂人,我会保护着我的手足,但如果我的手足有问题,我想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他们,不需要见了。他可能就会好一点。

  韦家辉:说起来,前段时间我和张华标(前TVB金牌监制)碰了一次面。他说回看我当年,觉得韦家辉这个人二十多岁,但对人性的看法其实是有些天分的,不知为什么能写到一些人是挺立体,看到一些东西是挺复杂的,又不像小孩想出来的东西。我以前也有想过一些理由,是不是我很小就出来社会做事?我读书的时候是半工半读,接触了很多人,在经历很丰富的人身上看到一些东西。可能也有些本能,在你看到一些事有别的想法。

  韦家辉:我其实很少看,可能这样说不公道,因为没有看就没有发言权。但有时我在外面吃饭,看到电视,觉得是有一点不尽如人意,可能跟老板有点关系。回头看看,我可能是在香港电视全盛时期,在里面做创作的。现在是哪些人呢?还是那帮人,只是当年大家都还年轻。如果我没有离开电视台,这样年纪也还在做创作人。你想想,二三十年前,一帮很强的人,(现在)可能就是这帮人,能量就不一样。好处就是他们的经验更丰富了,坏处是年纪大了,有时在某个环境做得太久,会不会有的东西凤凰娱乐(fh03.cc)钝了?一定有时候是这样。

  韦家辉:始终每个市场都有一个主流在。眼前有一个选择,你是拍每一部戏都在想市场,去计算,还是去拍一些你想拍的东西?最后我还是选了很不同的路去走。第二部就是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,其实它比《和平饭店》极端很多,越走越远了,我就选择了走到更远处了,呵呵。

  南都娱乐:你怎么看待自己在这合作中的角色?

  南都娱乐:但据说你和杜sir很少同时在现场?

  南都娱乐:《和平饭店》你自己到底满意吗?

  对话人 叶晓萍 驻粤港记者

  南都娱乐:你和杜Sir的银河映像更令人称奇,你们应该在TVB时代就有交集了?

  南都娱乐:你和杜sir合作的戏有不少商业片,会否是你对市场的认知更多一点?

  韦家辉:骨子里我最在意的是这部戏最后是怎样,我经常形容我是接生的,到底这个宝宝是怎样的,我是在摸索这部戏到底是怎样的,包括导演的拍法,演员的演出,到了外景,某一个景给你的感觉是怎样的,你可以综合所有东西,用这些资源讲故事。《神探》可能是一个挺好的例子,它的结构挺复杂,这可能是我在现场最多的,到最前面去看演员看到心中的鬼。也一直看到他们剪片,剪了很多版本,那种沟通,是我介入那个世界最多的。

  南都娱乐:当年总结出的原因,是故事被改来改去,还是它先天就不够主流?

  为了控制自己的作品,最好从创作转制作,而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电影市道不俗,从电视跨界电影也是过去不少香港电影人的发展轨迹。韦家辉在电视界早早成名,到了1993、1994年,已有不少人游说他出来拍电影,但真正让他下定决心的,是周润发。他的处女作《和平饭店》,也是周润发当年去好莱坞前夕的港产告别作,可惜风格另类,叫好不叫座。1996年,韦家辉与杜琪峰共同创建了银河映像。当时重复又重复的江湖片、赌片、胡闹喜剧一片热卖,而看透繁荣背后的泡沫,在韦家辉的倡导下,“原创”成为银河映像的深刻烙印。自此,杜氏的锐利影像、韦氏的天马行空,这对黄金搭档,在后来港片陷入低潮时越发彰显其价值。十五年来,韦家辉说两人合作从来不用坐下来说清楚,只因循着各自性格、能力,默契不知不觉自然生成。如今,他已不担任公司里具体职位,但在银河映像的血液里,他的影响一直无处不在。

  南都娱乐:怎么看现在港剧的水平,似乎已没有早年的影响力了?

  韦家辉:当时很多古惑仔的电影,能卖大钱,但你开这样一个题材的戏,是专门想变一些东西。现在我回望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,故事有些精彩的地方,是好事。但其实骨子里,我是不是一个天生远离观众的人?其实我不是,我可以很近观众,只不过最初是为了不同而不同,同时有一些东西在里面呼唤。

  韦家辉:一点都没有。当然,(这个问题)观众喜欢很戏剧的答案,因为你本来很风格化,忽然扔下了自我去拍一些别的东西,但坦白讲,我们拍《孤男寡女》拍得很开心的。拍一些很强风格的东西,骨子里我们都希望作品观众是认同的,票房也很好啦。试过这么久,有时行有时不行,《大只佬》的时候票房已经到了几千万,它是很大胆的,一部娱乐片里面在讲佛理,但结果又是行的。但大部分时间很难,当这个市场一放大,到整个大中华市场,接受这些戏的(人数)比例可能只有很小。甚至你排期上映,也可能有人说这部戏这么深奥,看不明白。说归说,但骨子里没过多久你又有些东西想试一试,当然一定要老板同意。

  从《大时代》 走过来,经过了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等,再到《神探》,韦家辉开创了香港本土最具特色的港片时代。后期韦家辉的导演身份显著,他与杜琪峰在片场常常可以互换角色,除了并列署名,他们更是工作上的搭档。

  南都娱乐: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确实跟当时潮流很不一样。

  南都娱乐:那么最后的出路,还是走双重路线?

  生于1962年,香港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著名电视、电影人。早期代表作《义不容情》、《大时代》、《誓不低头》等,曾创造了万人空巷的收视热潮。1995年投身电影业,创业作是周润发主演的《和平饭店》。1996年,与杜琪峰共同创建银河映像,在拍出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、《神探》等风格另类的作品之外,也成就了《孤男寡女》、《大只佬》的票房佳绩。

  韦家辉:之前在电视台,只合作过一部电视电影《天堂血路》,可能是1988、1989年左右,刘德华和郑浩林主演的。那时候大家成天都会一起聊天、谈事,但真正合作是我离开TVB拍了《和平饭店》,然后才一起做了后面这么多电影。

  记者手记

  韦家辉:市场他也很熟悉,他很久之前拍《八星报喜》、《审死官》那些也很卖钱的。只不过两个人走在一起拍,投资者希望有商业一点的电影,因为两个人片酬可能已经占多一点了。反过来,当各自做一个导演,你可能愿意整个制作缩小一点,就变成一个作品。

  南都娱乐:你在电视台时,好像就喜欢在某种类型中多放一点东西,把它变得复杂。

  在众多看着香港电视剧长大的人心中,韦家辉三个字约等于神。相形之下,“金牌监制”、“鬼才编剧”都平淡了,他是港剧港片之魂。如果你寡闻不知道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,甚至不幸无视银河映像,但至少听说过《义不容情》、《大时代》吧,而这一切,很大程度有赖于这个想故事的人。由电视跨界电影,对工业介入之深,对原创的坚持,对流俗的超越,作为一个长居幕后的人,他在自己的领域里安静又高调。如今身边每个人,连牛气的老搭档杜琪峰,也都要称他一句:“韦先生”。今年的香港国际电影节,他被选为焦点影人并举行回顾展,这在近年香港影视原创疲软背景之下,意义不言自明。